京東與百度的交錯命運

來源:億歐網 | 2020-06-03 15:01 | 作者:陶旺波

微信圖片_20200603145837.jpg

  2000多年前,古希臘德爾斐神廟上刻著的一句箴言:認識你自己。這句箴言也是蘇格拉底的哲學原則。

  這種認知對于企業家來說,可能不是一件輕松的事情。

  劉強東在京東一季度財報發布4天后,以內部信的形式拋出了“我們是誰”的問句開篇。

  過去兩年,京東大刀闊斧的公司結構大調整。劉強東終于隱向幕后,各條線子公司的負責人各自站上前臺。

  京東一季度財報發布當晚,李彥宏坐在直播間里和樊登談笑。他用波瀾不驚的語氣,滔滔不絕地分享植物、書籍和自己的心路歷程,很少互動,沒有帶貨。

  不斷成功的兩位互聯網領袖,很早就看清了自己的能力與價值。但在找尋公司層面“自己”的路上,他們歷盡艱辛。

  先后遭遇困境,又幾乎同時重新出發。2020年的暮春,我們看到兩艘巨輪在以各自的方式改變航路,調轉船頭。

  劉強東的隱退

  曾經,劉強東就是京東,京東就是劉強東。

  這是公眾認知中京東深入人心的品牌標識,是劉強東的個人生活與京東的深度綁定。甚至他感情生活的每一步,都和京東的重要事件合拍。

  2014年4月7日,劉強東在微博上承認與“奶茶妹妹”章澤天的戀情,也就是在那一年之后,劉強東個人生活的重要節點,與京東經營層面的重要事件充滿巧合。

  2015年2月,劉強東回宿遷老家發紅包,時值京東春節促銷;

  5月,爆出劉強東求婚八卦,恰逢京東618店慶預熱活動開始前;

  8月8日,劉強東正式領證,京東發布第二季度業績;

  10月劉強東舉辦婚禮,為當時京東“十一”家電促銷帶來了前所未有的關注度和流量。

  那幾年,劉強東以一己之力將京東帶到中國互聯網的焦點。

  超常規的輿論曝光下,盡管京東體量和市值從未真正接近阿里巴巴,但卻被視為阿里巴巴最有力的挑戰者。

  個人生活的危機,讓劉強東有了退居幕后反思自我的時間和空間。公司發展的挫折,則讓劉強東有了反思“我們是誰”的謙卑。

  劉強東看到了內部管理的瓶頸,“在公司規模急劇擴張的同時,管理、文化體系的搭建和更新并沒有跟上?!彼麤]有提及自己在這些問題中的角色,但很多人知道其中原因。

  管理結構難以順應上市后的變化。京東即便在與阿里強勢叫板的那兩年,仍然問題重重。

  2017年從京東跳槽到阿里巴巴的項目經理何旭曾評價,相比阿里員工的高執行力和各部門團隊之間高協調性, “至少我個人的部分感受就是京東內部的扯皮推諉,經常讓事情很難推進下去?!?/p>

  劉強東反思京東,“習慣于自己做、強控制,很多投后的融合也并不成功。同時,對許多新業務(如:農村推廣員、拍拍等)卻沒有給予持續的投入和關注,缺乏耐心,最后淺嘗輒止。業務上的蜻蜓點水、缺乏聚焦讓我們失去了戰略的一貫性?!?/p>

  2019年京東618,劉強東首次沒有出現在舞臺上,時任京東零售集團輪值CEO徐雷挑起發布會的大梁。京東終于想讓外界看到劉強東以外的人。

  李彥宏的篤定

  2019年,遭遇了當眾潑水的李彥宏,仍然沒有失掉自己的篤定與風度。

  但百度越來越像“AT”之外的“B”,甚至比京東更早遭遇了滑鐵盧。

  在屬于移動互聯網的十年里,百度總是跟隨著對手推出新業務,從團購到外賣,從社交到視頻,從內容分發到直播,沒有放過一個風口的百度,卻沒有一項業務能夠成為行業領頭羊。

  外界對百度最大的期待,是陸奇被請來大刀闊斧地調整百度的發展戰略、all in AI的時期。那時候的百度從內到外都似乎充滿希望。

  與陸奇同時空降來的,還有李彥宏的人生伙伴、創業伙伴馬東敏的回歸。夫妻共治模式,在百度這樣級別的互聯網公司中罕有先例,更何況馬東敏已遠離互聯網一線多年。

  陸奇的離開讓百度的希望暗淡了不少。很多人都在觀望,百度的下一步在哪?

  從2016年到2019年,試圖重振旗鼓的百度不僅沒有走出危機,反而進一步陷入動蕩。搜索公司總裁向海龍辭職,大批高管職位變動。

  對于百度2019年的這一輪大變動,外界頗有一種“雖到但遲”的感覺。大企業分析人士易先生認為,上市后的首度虧損是百度真正試圖改變的開始。

  “它意識到問題比較晚,和百度較強的盈利能力有關系。企業可以不在乎市值,可以不在乎收入,雖然外界罵得很歡,但只要利潤穩定,公司就不急于做出改變?!?/p>

  百度面臨著嚴峻的局面。陸奇走了之后,百度的業務基本沒有出現任何變化,仍然只能守著搜索業務和AI。

  但一位前百度無人駕駛團隊成員對億歐表示,無人駕駛行業已經意識到單車智能無法解決現有交通問題,“無人駕駛的性能無法達到整車廠的要求,產業化受阻,百度無人駕駛項目也在從單車智能的無人駕駛車,向全產業鏈的智能交通解決方案轉型?!?/strong>

  相比此前無人駕駛整車的市場想象空間,智能交通解決方案面臨著運營主體不明確、商業模式不清晰的障礙,“目前只能靠政府財政和國企平臺買單,主要以局部試點方式進行?!?/p>

  顯然,這種局面對于資本和市場來說,不夠“性感”。被給予最高期待的百度AI,在以一種并不如人意的方式艱難前行。

  改變發生?

  從2018年開始,完善組織架構、放權調整、戰略調整,成了媒體報道京東的主要話題。

  2018年冬至的前一晚,《關于京東商城組織架構調整的公告》成為互聯網的焦點,京東商城組織架構的調整啟幕。

  其中最重要的變革,就是三大事業群負責人的匯報對象變成京東集團CMO、京東商城輪值CEO徐雷,而此前京東三個事業群(大快消,電子文娛,時尚生活)皆由其分屬總裁直接向劉強東匯報。

  根據劉強東在內部信中透露的信息,面對困難時刻,京東集團成立了戰略決策委員會(SDC)、戰略執行委員會(SEC)、HR委員會(HRC)、財務委員會(FC)、技術委員會(TC)。并且用了一年多的時間按照戰略、組織、機制、人才、文化、業務六條線進行了梳理。

  劉強東真正意識到了自己在京東獨攬全局的弊病,改變前所未有。

  至于變身的長期效果,有受訪者認為,當前只能看到市場預期的好轉,實質的好轉尚未出現?!熬唧w后面會怎么樣誰也不清楚,到目前為止,京東對融資需求仍然很強,盈利方面沒有太明顯的改善,資本市場估值的回升是一種預期?!?/p>

  經過一年多的調整,京東的集團戰略、各個業務條線戰略開始變得清晰、明了、聚焦。我們能看到,京東身上正在發生的一些變化:

  集團結構按照積木化組織進行打造,重點是協同和創新;

  機制層面圍繞決策機制、激勵機制與淘汰機制展開;

  人才層面按照京東未來需要的Big boss人才,提出了新時期京東用人標準,淘汰了不符合要求的10%以上高管;

  文化上逐步重新梳理了公司新的定位,新版使命和新的價值觀;

  業務上全面授權給業務領導人,并且逐步達成有質量增長的共識。

  2020年的百度,則是像大多數互聯網公司一樣,獲得了看起來不錯的一季度業績。但在最為依賴的在線營銷板塊,廣告收入從去年二季度開始就一直在下降。雖然靠著壓縮成本提升了利潤,但未來增長空間仍然不被認同。

  直播風口的當下,百度同樣不想錯過,但百度的路徑不是電商直播,而是突出知識屬性。

  關注直播的投資人陳軒表示,這種路徑選擇也許符合李彥宏個人的調性,卻很難幫助百度在直播領域與淘寶、抖音、快手等平臺抗衡,“百度很可能重蹈覆轍”,陳軒指的,是百度過去那些追風口失敗的往事。

  尋找邊界

  在2017年百度深陷低谷的時候,意氣風發的京東曾或明或暗地想要取代百度,一時間JAT取代BAT的論調充斥著整個互聯網,有人驚奇,有人感慨,也有人不屑。

  如今,AT仍然是中國互聯網的“雙峰”,但市值幾乎兩倍于百度的京東,已不再需要講一些取代百度的故事,卻和更有朝氣的對手不期而遇。

  在過去幾年間,百度和京東相似的挫折,和隨之而來完全不同的變革之路,折射出了中國初代互聯網企業和創始人本人的轉型路徑。

  1999年圣誕節,李彥宏從硅谷回到一片肅殺的北京,拿到了千萬美元級別的融資,創立了百度。當時的劉強東,還在中關村賣電腦。

  在百度在納斯達克成功上市的時候,劉強東才剛剛殺入電子商務沒多久,艱難求生。當京東商城終于把平臺銷售額提升到百億人民幣時,百度已經獨霸中國的搜索市場,走上巔峰。

  從開始創業,到最終成為中國第一搜索引擎,李彥宏一路走得順風順水。而劉強東則始終在戰斗,從未停歇。

  2011年,出版界全面聲討百度文庫侵權事件爆發時,李彥宏幾乎沒怎么搭理外界的批評,甚至對其中一篇文章回了一句“燕雀安知鴻鵠之志”。

  而從2010年開始,京東先后與當當、國美、蘇寧、天貓大打價格戰,幾乎每一次劉強東都是親自上陣,懟友商從不含糊。

  在2009年湖南衛視的一檔節目中,李彥宏坦率地承認自己自戀,連百度前員工都對《南方周末》透露說李彥宏“永遠活在自己的世界里”。這可能在某種程度上說明了,為什么百度始終是李彥宏一個人的公司,而其他人總是很難改變百度。

  當一人管理能夠帶來成功的時候,大多數人不會選擇改變。企業家的能力邊界,總是來源于受挫之后得到認知。

  一個人管理一個公司并非行不通,很多互聯網企業的戰略和管理,就是來自于創始人對行業的理解觀察和個人特質,關鍵是找到個人領導者和管理層的邊界。

  對于絕大多數企業來說,創始人可以通過自己不斷的學習和努力找到管理的邊界,但重要的是找到了之后,愿不愿意做出改變。

  陸奇離開百度后,曾在不同場合提到過他謀求對百度“工程師文化”進行過變革,想讓這家公司更加“以產品為中心”,理解用戶需求。陸奇沒能做成的事情,似乎在他離開百度之后起了變化。

  2019年的高管大變動之后,負責移動生態事業群組的沈抖開始重視用戶體驗,并向產品傾斜。這種變化是否能導向百度治理結構的整體變革,對百度戰略業務的發展有什么樣的作用,還需要時間來觀察。

  而京東則是相對幸運的那一個。即便暴露出了如此之多的問題,仍然獲得了資本市場的信任,股價從最低的破發,上漲至歷史最高價,市值超過800億美元。

  尾聲

  “京東是誰?已經不是那個初生牛犢,也不再是一個躁動的叛逆者,而是心有敬畏,仍勇往直前;是不疾不徐,但堅定不移;是放下小我,卻融入汪洋的——17歲的京東?!痹谧钚聝炔啃诺慕Y尾中,劉強東試著回答一些問題。

  在和樊登的直播中,李彥宏推薦了金一南所著、描述早期黨史的書籍《苦難輝煌》,心有戚戚。

  兩人沒有太多交集的交錯命運繼續平行,而兩家企業的變化都在路上。誰能重歸曾經的輝煌?現在的判斷,還為時過早。

【聲明】物流產品網轉載本文目的在于傳遞信息,并不代表贊同其觀點或對真實性負責,物流產品網倡導尊重與保護知識產權。如發現文章存在版權問題,煩請聯系小編電話:010-82387008,我們將及時進行處理。

10秒快速發布需求

讓物流專家來找您

电商什么最赚钱 股票行情论坛 宁夏十一选五购买 体彩浙江11选5中奖规则 内蒙古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北京11选5专家预测 腾讯时时彩官方网站app 江苏11选5前三直 飞鱼体彩如何看规律 福建22选5走势图基本 澳门百家乐代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