共享單車獨角獸進軍物流市場,送貨真的比送人掙錢?

來源:鈦媒體APP | 2020-06-01 09:25

  自2018年馬云預言的“日均10億物流訂單時代”如期到來,到眼下13萬億的物流市場于焉成形,這條賽道上的攻守戰從不缺乏硝煙。

  如今,物流市場再起波瀾。

  據界面新聞報道,今年年初起,哈啰已在內部討論依托網約車上線物流業務,經過1個多月的討論后,今年3月底,該項目正式立項。目前,哈啰的物流業務“哈啰快送”浮出水面,已在東莞、佛山兩個城市上線測試。

6eece9be2435470f9d7f9ce613da9b7d.jpeg

  當哈啰出行也緊跟曹操出行等出行平臺的腳步,邁出一條腿奔向這塊誘人蛋糕,歷史的齒輪持續轉動,物流這一自古就有的傳統行業,終究來到拐點,與傳統物流公司們漸漸分道揚鑣。

  “黑天鵝”帶來的沖擊與機遇

  選擇在這個時候踏足而入,哈啰出行的決定并不難理解。

  誕生于2016年的哈啰,在資本的助推下,曾幾度走向聚光燈下。從共享單車雙寡頭鏖戰的夾縫中生存下來后,背靠資本的哈啰,從后入局者搖身一變,成為了共享單車的“三巨頭”之一。

  然而,從哈啰單車改名為哈啰出行開始,哈啰就早已不局限于共享單車業務,而是定位于綜合的移動出行平臺,將觸角延伸至助力車、順風車、打車等出行服務,一直試圖構建起完成的運輸網絡,從而講述更大的故事,實現資本所給予的厚望。

  據公開資料顯示,截止2020年3月份,哈啰單車注冊用戶超過3億,入駐城市超過360個;助力車入駐城市達到320個;順風車業務覆蓋了203個城市,認證車主超過1400萬,發單乘客超過4500萬。

  “兩到三年后,兩輪業務的收入占比會降至20%-30%?!惫鲂蠧EO楊磊曾如此坦言。

  不過,2020年剛剛開始,“黑天鵝”的突然到來,難免對哈啰的計劃造成一定影響——疫情對高度依賴線下的網約車業務沖擊較大,網約車平臺的運營數據多出現大幅度滑坡。

  據不完全統計,全國有30余個城市的網約車停運,以武漢為代表的湖北省份城市居多。即使還有很大一部分城市的網約車沒有因疫情而被暫停運營,但由于受疫情的影響,出行人數的減少令網約車司機的接單量驟減。

  “本來哈啰出行的網約車就是網約車賽道的后來者,用戶數量遠不如行業巨頭,疫情則讓用車用戶數量迅速下滑,我們自然虧大了?!惫鲂械囊幻緳C告訴鋅刻度,“哈啰出行為了吸引用戶,平臺價格較其他出行平臺低,司機收入本就不多,結果注冊三個月,遇上疫情,一共只接了11單,運氣差時一天只能接兩三單?!?/p>

  隨著網約車司機收入的斷檔,與之唇齒相依的網約車運營平臺當然也略顯窘迫。

  同城配送需求爆發

  不過,在同一個特殊歷史窗口,物流配送卻乘風而起。其中,隨著O2O平臺在商超、生鮮品類上的需求爆發,跑腿配送和同城配送的訂單量呈現了爆發式增長,而中短途的貨運需求也正迅速升溫。

  從主觀上來看,沒有任何一家公司希望疫情發生,但從客觀結果來看,物流公司們在這個特殊的時間窗口里,用戶規模確實水漲船高。

  加上目前無論是跑腿還是同城貨運,都已經度過了教育用戶的原始階段,無需再進行大額補貼來培育用戶。

  在這樣的背景之下,事實上,已有出行平臺比哈啰看上了物流市場這塊肥肉——曹操出行早在2019年就推出了“曹操幫忙”,主打同城物流服務;滴滴也從今年3月正式上線了同城跑腿服務……

  所以,哈啰緊跟行業巨頭們開啟短中途物流配送業務,看上去的確是打了個不錯的算盤,畢竟既能讓備受疫情影響的網約車司機分一碗運輸業的羹,另一方面也能持續擴大哈嘍出行的經營范圍,為哈啰的運輸宏圖再添一塊拼圖。

  虎口奪牙,難逃一劫

  不過,出行平臺哈啰們的算盤要想打響,恐怕沒那么容易。

  畢竟,他們覬覦的物流市場已然不是一片藍海了。

  按照哈啰出行的計劃:其主要服務場景是以市內中短途場景為主,跨城最遠不超過500KM , 30KG以下文件、樣品、小件物品遞送為主。

  也就是說,哈啰快送的業務既想覆蓋閃送、達達這種同城即時配送,同時也試圖承擔一部分貨運的職能。

  但從同城貨運市場來看,從2018年起,幾經對決后,一號貨、神盾快運和藍犀牛在內的網約貨運平臺相繼式微甚至逃離。頭部玩家貨拉拉和快狗打車,拖著血跡斑斑、傷痕累累的身軀,終究打下了半壁江山。

  如今,這兩個行業巨頭已經占據了同城貨運市場80%左右的市場份額。根據“某企業信息查詢平臺”的數據,截至2020年3月,貨拉拉平臺月活司機44萬,月活用戶達600萬;快狗打車則已擁有超過110萬名平臺注冊司機、超900萬活躍用戶。

  憑借充足的司機資源和積累用戶,以及長久宣傳下打下的品牌,巨頭們顯然已經遙遙領先。要想從這些深耕已久的龐大勢力口中奪食,初來乍到者們不可能毫發無傷,至少也得先掉一層“皮”。

  正如業內人士分析,“如今留在貨運市場的玩家們,都是經歷了血拼的,靠著大打價格戰,換來了司機和用戶。如今出行平臺要想虎口奪牙,大概率難逃一劫?!?/p>

  

6eece9be2435470f9d7f9ce613da9b7d.jpeg


  數據來源:《中國網約車行業商業模式創新與投資機會深度研究報告》

  而同城配送市場,也早已進入白熱化的競爭階段。

  中國即時配送平臺從2015年外賣興起就已經出現,在2017年餓了么收購百度外賣后,餓了么蜂鳥、美團、新達達就曾經呈現三足鼎立的態勢。

  除卻這些外賣起家的行業龍頭,龐大的市場還被快遞公司們爭先瓜分。

  2017年,圓通推出計時達;2018年4月,韻達推出云遞配;順豐也在同年推出同城急送,全峰快遞與宅急送則分別推出“即時配”與“O2O閃送”業務等;2018年7月,菜鳥網絡宣布,以眾包業務和其他業務資源及2.9億美元現金戰略投資最大即時物流平臺點我達,成為其控股股東。

  這期間,在資本的助推之下,先后獲得巨額融資的同城物流玩家們,加快了貼身競速賽的節奏。歷經廝殺,即時配送領域的頭部玩家美團配送與蜂鳥配送,眼下已占據了 80%以上的市場份額,并正呈現出“馬太效應”,開始走向開放,向同城配送的其他場景覆蓋。

  因此,物流市場上的兩條賽道都已分外擁擠。盡管歷史的車輪將后來者們帶到了機遇的窗口前,但他們并非高枕無憂。

  即便已經積累下車輛、司機等硬件資源,在強手如林的競賽中,想要脫穎而出,也得付出高額成本。

  或許“哈啰”們也早有準備。哈啰出行CEO楊磊日前在內部分享中表示,“公司已在2019年年底完成新一輪融資……現在應該是我們創業至今,賬上現金儲備最多的時候?!?/p>

  手握重金的哈啰顯得底氣十足,但在頭部玩家的猛烈分流下,顯然并非僅靠資本就能乘勢起飛。

  知難而退還是迎頭趕上?

  道路前方的艱難險阻可想而知,但在一個高達十萬億人民幣規模的市場前景下,沒有人會輕易放棄吃下更大蛋糕的野心。

  日前曹操出行發布旗下產品線“曹操幫忙”的運營數據顯示,“曹操幫忙”業務單量與2019年同期相比,2020年1月同比增長77.11%,2月同比增長36.93%,3月同比增長69%,4月同比增長81.11%。

  

6eece9be2435470f9d7f9ce613da9b7d.jpeg


  “曹操幫忙”的運營數據

  可觀的增幅,倒是的確能為后來者們增添幾分征戰的信心。

  所以,一切仍充滿變數。深耕多年的行業巨頭們,面對來勢洶洶的后來者不會坐以待斃;而當行業的新窗口已經來臨,后來者也很難放棄機遇踏足而入。

  那么,未來一段時間,這或許將成為又一場物流賽道上的超級馬拉松,但價格戰逐漸失效,比拼服務和精細化運營,增強用戶黏性成為了至關重要的賽點。

  “事實上,在經歷了初步的培育期后,用戶對于配送的要求已經越來越高,但因為沒有長期合約的約束,用戶也能夠被輕易分流。所以體驗和便捷成為了最大的優勢?!睒I內人士告訴鋅刻度,物流行業是個非常敏感的行業,格局一旦有變,玩家們也需要馬上作出反應。

  “眼下,對于已有一定原始用戶的出行平臺而言,要想拓展物流平臺的新業務,就需要平臺針對用戶的個性化需求,對運力運營策略進行調整,滿足用戶的深層需求?!鄙鲜鰳I內人士指出,“一方面是搭建運力資源;另一方面就是和行業老玩家進行差異化競爭?!?/p>

  而面對競爭的物流行業老玩家們,盡管已經打下一片江山,但近年來飽受詬病的用戶體驗,也讓他們無法保證能夠“躺贏”。

  所以,當這場戰斗的號角已然吹響,物流行業的硝煙愈濃,勢必有玩家知難而退,也不乏勇者迎難而上。

  而相較于送人而言,送貨到底是更易得的肥肉,還是更難啃的骨頭,還得等未來的“哈啰”們給一個答案。


【聲明】物流產品網轉載本文目的在于傳遞信息,并不代表贊同其觀點或對真實性負責,物流產品網倡導尊重與保護知識產權。如發現文章存在版權問題,煩請聯系小編電話:010-82387008,我們將及時進行處理。

10秒快速發布需求

讓物流專家來找您

电商什么最赚钱 北京快中彩开奖现场 湖南快乐十分前三定位走势 怎么看股票k线图 山西福彩快乐十分玩法诀窍 秒速赛车怎么赢到钱 内蒙古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11选5杀2个100%技巧 二分时时彩是统一开奖 江西11选5历史开奖 重庆三分彩怎么玩法